湯議員求你不要柒下去|阿龍


【2015年01月27日 12:58 上午】湯議員求你不要柒下去|阿龍


公民黨新界東議員湯家驊大律師可能經歷了十多年的抗爭,年老厭戰,近年言論轉趨「溫和」,身在民營心在共的行徑已非一日。根據一月二十六日仙人掌報導,當陳弘毅「分析」「泛民成員」有哪幾個人選可以入閘成為「泛民候選人」,湯竟然回應說「看不到泛民成為特首有甚麼好處,因為他們根本不能跟北京溝動」。陳弘毅的資格論完全是為篩選鋪路。湯議員如果是在神智清醒之下回應,客觀上不是強化了篩選的合理性?

貫穿整個雨傘運動及現在的政改爭議,都不過是「我要真普選」。即是說,香港人選出的特首根本毋須因為北京或其他權貴的因素而篩選特首的候選人,而是依據香港人的意願,以有整體認授性的方式在各陣營誕生不同的候選人,方法可以是「公民提名」,可以是「政黨提名」,可以是其他各種合理的程序產生。但現在的人大八三一決議的「出入閘機制」明顯是以北京的意志凌駕於香港人的意志之上,然後迫使香港人「一人一票」承認一個北京委派的特首,讓其可以縱容共產黨在香港胡作非為。

今日只有六百八十九票的梁振英因為有習近平的支持,可以隨便叫停投資移民,可以隨便引入姊妹學校逼迫香港學校大陸化,他日有六十九萬八千票的梁振英可以利用這數十萬票做更恐怖的事,包括把大陸的「國家安全法」寫入香港法例。湯大狀學富五車,才高八斗,卻沒有向香港人點明真相,澄清為何泛民的議會派一定要堅決否決政改方案及杯葛政改咨詢,反而隨親共及疑似親共分子聞歌起舞,把焦點放在泛民的「執政能力」而非政改的程序正義及公義上,試問湯大狀如何對得住新界東的支持者,如何對得住貴黨黨友,以及十多年前堅決踢走保皇黨的自己?

再者,泛民也好,建制也好,本身亦只有一個泛字,裡面的政治光譜可以闊過太平洋,至於泛民能否執政,根本不是爭取真普選的重點。因為泛民的團結及相同的理由在於「民」字,「民」者即指爭取民主政制,所以每次選舉的「泛民」除了爭取真普選之外,本身的其他的取態可以是完全相反的,例如民主黨本身對最低工資,最高工時有保留的,而公民黨本身的取態就是有菁英主義的色彩,社民運,街工,工黨本身就有左翼基層的色彩,甚至親共的民建聯及工聯會,也是一個是中產政黨,另一個就基層味濃,他們的團結本身也只為保護共產黨利益而存在,其他方面的取態可以南轅北轍。爭取到普選之後,根本所有政黨會再按自己的政治光譜大整合,從而推舉出屬於自己陣營的特首候選人及立法會黨團。到時還會有「泛民」及「建制」之分?

最重要那一點,大家很清楚香港的民主其實不能脫離大陸的影響,每一個特首論及的治港方略之前,首先必須釐清港中關係,不然政令必然不行。但亦因為這個特首是由香港人經普選選出的關係,其港中關係的構想必然以平衡港中利益為主調,而非如回歸後三任等首般親共自雄,任由大陸蹂躪香港河山,也不會讓香港仇陸氣氛升溫。更重要的是,也因為香港開埠百多年,港中最少也互動了百多年,港中兩府體制內的官僚本身已有其溝通橋樑,所謂鐵打的衙門流水的官,任誰登大寶,也有足夠的溝通橋樑進行交流。而以現在香港的地位,就算真的由「泛民中人」當選,北京迫於現實亦不會隨便關上大門,以後叫添馬的特種部隊解決問題。

再去到大家所關心而湯大狀沒有提及的行政經驗問題,其根源明顯是當年共產黨不想令議會派出身的人物(不管是「泛民」還是「親共」陣營的)有行政經驗而成為北京心欽點對象的障礙而拆毀當年殖民地時代建立的三級議會。由董建華提出,保皇黨護航底下取消了市政局及區域市政局,取而代之的是由官僚主導的民政事務局。從此以後,香港的政圈開放給全民參與的只有沒有太大功能的區議會及被閹割的立法會。被削除行政實踐的政客們焉能面對現實,為執政而作準備?

所以市民可以原諒湯大狀業餘從政的心態,也可以原諒湯議員年老厭戰而抱著息事寧人的心態。但是不可原諒的就是泛民陣營的湯議員不知是不明白還是刻意不提明知泛民現階段即使不能執政也堅決要真普選的原由,而附和陳弘毅等鄉愿的特首資格論。泛民有沒有執政的資格及準備從來不重要,香港是否有資格投出他他們的想投的一票才是重要。

任何一位正常的香港市民都有需要提醒湯議員「柒少陣可以延年益壽」。


相關文章

本週熱點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