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霞絕望要“以死抗爭” 德國歡迎劉霞 美國表關切

【2018年05月04日 9:50 上午】劉霞絕望要“以死抗爭” 德國歡迎劉霞 美國表關切


已故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遺孀劉霞和友人廖亦武的最新電話錄音近日曝光,劉霞在錄音中不斷哭泣,對無法離開中國感到絕望。德國外交部告訴本台,德國隨時歡迎劉霞。美國國務院也向自由亞洲電台表達了對劉霞的關切。
香港《眾新聞》網站5月2日公布了旅居德國的異見作家廖亦武和已故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遺孀劉霞4月8日的電話通話錄音。在這段長達7分鐘的電話錄音中,廖亦武建議劉霞寫出國申請,說德國方面已為劉霞赴德做好准備。但劉霞情緒激動,不斷哭泣,對自己無法離開中國感到絕望,說“死了拉倒”。
“我的情況德國使館都知道……還要我一遍一遍弄這些那些東西干什麼?……我沒地方傳遞,又沒手機,又沒電腦……知道我沒這些,他x還老是要來要去……那我明天就寫,明天就交上去—你現在就錄音下來—我x惹急了就死在這兒……死了拉倒……明明知道我不具備所有的途徑和條件……   ”
電話錄音約4分鐘處,廖亦武開始播放二戰時猶太歌曲《Dona Dona》的鋼琴獨奏,試圖安撫劉霞的情緒。歌曲大意是待屠宰的牛希望自己能變成燕子插翅飛逃。
劉霞哭聲降下來後,再次向廖亦武表達了自己的無助,
“德國大使打電話後,我就開始收拾東西,我什麼時候也沒拖延啊,盡逼我做哪些我做不到的事……”
自劉曉波2010年獲得諾貝爾和平獎後,劉霞一直遭到中國當局監控和軟禁。劉曉波去年7月去世後,劉霞的處境惡化,與外界長期失聯,抑郁症加重。
香港《眾新聞》5月2日刊登了廖亦武的文章《〈Dona Dona>把自由給劉霞》。廖亦武寫道,今年4月30日,廖亦武致電在北京家中的劉霞,劉霞說:“現在沒什麼可怕的了,走不掉就死在家裡。曉波已走了……以死抗爭對於我,最簡單不過。”廖亦武如遭電擊,征得劉霞同意後,公布了他此前4月8日與劉霞的電話錄音。
廖亦武5月2日接受本台記者電話采訪時表示,劉霞目前抑郁症非常嚴重,瀕臨崩潰,德國方面已為劉霞赴德國治療作好准備,而中國當局卻一再阻攔她出國。
“德國這邊默克爾非常關注,德國外交部動作也非常積極,長期在(跟中國)談(劉霞的事)。中國政府其實也答應了德國政府,但總是拖延。拖延到現在,曾給劉霞作出承諾的那些人(中國官員),現在劉霞找不到他們。沒有說法,現在就是在拖著嘛,純粹在耍無賴。”
廖亦武說,中國官方此前曾聲稱劉霞和劉曉波不願意出國,幸而他手中留有劉霞和劉曉波願意出國的證據,才戳破謊言。他近日建議劉霞寫出國申請,也是為了預防中國當局再次切斷劉霞與外界一切聯系後,宣布劉霞不願出國。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陸慷今年1月下旬被問到劉霞是否能自由到海外時稱:“劉霞是中國公民,當然依法享有一切自由。”不過,曾多次表達出國意願的劉霞,至今不能離開中國。
現在美國紐約的“獨立中文筆會”榮譽理事、“劉曉波之友會”發起人胡平,近年來多次呼吁中國政府還劉曉波、劉霞夫婦自由。胡平5月2日接受本台記者電話采訪時表示,
“我希望國際社會能大聲呼吁(還劉霞自由),因為再不呼吁,恐怕就來不及了。我希望美國政府,包括特朗普總統,都能夠出面來呼吁。”
此前,香港英文《南華早報》報道4月27日引述德國駐華大使柯慕賢(Michael Clauss)表示,德國希望劉霞的個案能有迅速、積極的結果,隨著時間的流逝,這變得越來越迫切。柯慕賢說,“我們希望劉霞最終能獲得行動自由,可以去她想去的地方旅行。這是德國長期以來關注的問題,正如德國一直公開聲明的:如果劉霞願意,德國歡迎她來。”
報道還引述美國駐華大使館發言人基尼.李(Jinnie Lee)的聲明說,美國對劉霞的健康和處境深表關注,美國繼續呼吁中方取消對劉霞行動和通訊的限制,在她願意的情況下,批准其離開中國。
本台記者5月2日向德國駐華大使館和美國國務院發送電郵,欲了解德國、美國官員近期是否與中國當局討論過劉霞的個案,對於還劉霞自由並讓她自由出國的要求,中國官方作出了怎樣的回應,用什麼理由阻攔劉霞出國。
美國國務院發言人當天透過電郵向本台回復稱,劉霞在中國境內的行動自由,以及離開中國的權利仍受到不當限制。美國經常譴責中國侵犯人權的行為,並與中方就美方關切的個案交談。美國會繼續竭盡所能,推動中國結束人權侵犯,遵守和履行國際責任和義務。
德國外交部官員5月3號通過電郵向本台回復說,德國政府一直在與中國政府討論劉霞的個案,也將會繼續這樣做。這位不願透露姓名的官員說,“根據我們得到的信息,劉霞並沒有被控任何罪行。基於人道主義原因,她也應該被允許旅行。如果她選擇來德國,德國隨時歡迎劉霞。”
(記者:林坪  編輯:申鏵 網編:郭度)
本新聞由自由亞洲電台提供

標籤:

相關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