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加強意識形態的控制 再推“洗腦”課程


【2019年01月14日 9:40 上午】中國加強意識形態的控制 再推“洗腦”課程


中國政府繼胡錦濤時期要求高校開設4個公共政治必修課後,中國教育部再高調宣布加強、改進“形勢與政策”課,繼續加強意識形態的控制。

湖北省一所高校的學生張凱(化名)近日在社媒上向記者抱怨,中國官方再次加大“洗腦”力度。

這還要從中國教育部出台的一份文件開始說起。

教育部去年4月下發了一份意見,建議全國各地高等院校加強和改進一門“幫助大學生正確認識新時代國內外形勢,深刻領會黨的十八大以來黨和國家事業取得的歷史性成就、發生的歷史性變革、面臨的歷史性機遇和挑戰的核心課程”——“形勢與政策”課。目的是“深入地推動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進學生頭腦,宣傳黨中央大政方針……培養擔當民族復興大任的時代新人”。

張凱認為,“形勢與政策”課其實就是結合時事對學生們進行“洗腦”教育。

張凱以美中貿易戰舉例說,“課程會講述美國對中國如何蠻橫無理,還有宣揚黨非常偉大,並給學生灌輸黨國一體和仇外思想”。

出於各種原因,張凱表示不方便接受記者的電話采訪。但迫切想要反映情況的他還是告訴記者,加強後的“形勢與政策”課有課時要求和硬性考核要求。另外4個公共政治必修課也有變化。有學校領導為了掙表現樹政績,還強制要求必須就這些政治課做筆記,作成績計算。

教育部的文件規定,本科學生每學期修讀“形勢與政策”課不低於8學時,共計2學分;專科每學期不低於8學時,共計1學分,以“保證本、專科學生在校學習期間開課不斷線”。

張凱告訴記者:“去年下半年落實到我們學校的。大一到大四一學期都要上四節課,要寫作業、論文算成績。這個課考勤查得很嚴,占用學生學習和休息時間,大三大四很多要實習的人也被要求強制回校。學生怨聲載道。煩上課的人比較多。也有一部分反感洗腦內容。4個公共政治必修課以前是開卷考試,現在越來越多變成閉卷。”

他感嘆道,“像我這種了解的人聽管行政的老師在上面顛倒黑白胡說八道就很痛苦,包括寫一堆違心的話交作業,簡直是精神折磨。”

而校方似乎不滿足於僅僅加強政治思想課程,同時還采取其他“配套”措施來傳播中國共產黨的意識形態。

張凱說,一些有晚點名制度的學校都開始上政治課。共青團中央也發起“青年大學習”行動。

“晚點名的初衷其實是查有沒有學生出安全問題,另外傳達一些要求,現在都政治化了。之前我們學校也實施過,看央視政論片寫感想,和形勢政策課作業差不多,但是沒那麼嚴格。‘青年大學習’就是在微信上看共青團推送的微課,做題目。都要登記學校班級信息。我感覺這個除了洗腦還有監控的意味在裡面。”

雖然中國官方有意收緊對高校政治思想教育課程的控制,但每個學校的落實程度都會有些許不同。

在安徽一高校就讀的肖克(化名)就說,同學們基本不大重視這門課,上課時也是低頭玩手機。他也沒有發現課程有太明顯的改變,但他注意到確實出現突出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教學內容。

“以前會在PPT裡放18大或19大的政策、條令,現在就會放習近平的巨大畫像。老師在講台前說習主席的事情說的面紅耳赤的。我們想通過這個課挺容易的。就是寫1500到2000字的論文。但文章基本是抄的,不會自己去寫。”

東北一個高校的學生李恩(化名)向記者透露,“形勢與政策”課是必修課,不修完就無法畢業。每門政治課和專業課的學分差不多,很多同學為了學分,就選擇背誦課程內容。

李恩回憶一次上課經歷說:“有次有個講者開始的時候放共產黨好啦,共產黨妙啦……課程內容大概就是時政,順手吹一下執政黨怎麼怎麼樣……真假難辨,很有煽動性。”

他總結表示,洗腦的檢查還是主要通過對沒被洗腦的人設置障礙。

“例如考研必須要考政治,學校裡也有大量這種活動,不參加就很難做學生工作,沒被洗腦的課程分數必然低,導致競爭力下降等等。”

因為擔心被報復,李恩也不願意接受記者的電話訪問。這也反映出,在執政黨嚴密監控思想的情況下,人們對極權的恐懼深入骨髓,想要自由表達意見的本能受到壓抑。

在被問到政府強化“形勢與政策”課的理由時,李恩引述他另一門政治課老師的話表示:“如果大家都支持共產黨領導,那就沒必要有這門課了。還有就是應該和官媒的目的是一樣吧,塑造學生對國際形勢或國內事件的認知。”

張凱也分析認為:“現在中共政權基本上是個內憂外患的情況,可能是當局覺得舊有的固定洗腦內容還不夠,害怕學生因為關心時事對當局產生懷疑,所以要隨時灌輸謊言和仇恨。”

張凱還提到,校方曾派發有關“形勢與政策”課的問卷調查,但實際談到對思想教育課程意見的內容其實不多。

“問卷裡面很多內容其實是衡量學生的政治觀點的。有問‘你認同民主憲政嗎?’、‘是否認同共產黨的領導’、還有‘你怎麼看待宗教信仰’。之前我有高中同學學校裡發宗教信仰調查,填有信仰的被叫去談話。所以這個形策課的問卷我們也不敢說實話,怕如果問卷被檢查,會被輔導員叫去談話。”

值得注意的是,歐洲關注中國宗教自由和人權的網刊《寒冬》星期五發文表示,中國政府在全國校園內掀起了一場抵制宗教信仰的運動。通過強行灌輸、威脅恐嚇、誘騙舉報等方式向學生“洗腦“,告訴他們不能有宗教信仰,無神論才是最好的信仰。

學校本該是提倡、鼓勵自由思想以及言論自由的場所,極少數國家的政府會開設意圖明顯的政治課程。這些課程是帶著什麼樣的特殊“使命”進駐各個學校呢?

悉尼科技大學教授馮崇義接受本台記者采訪時說,“洗腦”教育的存在是因為中國執政黨要掌控學生的思想動態。

“大學強化政治課是64之後。1989年的民主運動對中國執政黨造成很大的挑戰。政府把學生當成挑戰中國共產黨政權的重災區。在那之後官方全面地加強了對學生的控制。”

馮崇義還指出:“(‘洗腦’教育)是極權政權的特設。從幼兒園開始就把政治教育思想放在首位。從小就沒有培養獨立思維、判斷能力,真正作為人的認知能力都被摧毀了,這是很可悲的。”

那麼,這場“洗腦”教育運動對中國年輕一代有什麼樣的影響?

肖克相信學生們被“洗腦”成小粉紅的可能性不高,但單靠個人領悟跳出共產黨塑造的話術圈是很困難的事。

“很多人認為政治離自己太遙遠,對政治冷感。從我身邊的人看,他們也知道這個社會很腐敗,對習近平也會有些不滿,但我們都私下說。他們也絕對不會反對中國共產黨。可能現在很多人習慣了政治是個高壓線,你不該碰這個,碰了就是你腦殘,而不會去質疑這種制度的不合理性。”

學生李恩和張凱以自己為例說,自己年幼時確實被灌輸了不少仇美反日的觀點,但隨著年齡的增長,接觸了更多的信息源,才慢慢地開化。

(記者:韓潔 責編:申鏵 網編:瑞哲)

本新聞由自由亞洲電台提供


標籤:

相關文章

本週熱點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