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30年前夕 天安門母親群體被嚴密監控

【2019年05月23日 10:00 上午】六四30年前夕 天安門母親群體被嚴密監控


隨著六四天安門血腥鎮壓30周年的臨近,中國當局加強了對天安門母親群體的監控,並已迫使丁子霖離開北京;同時,天安門母親群體的其他成員也被維穩。

據香港媒體報道,在六四天安門血腥事件30周年“敏感”期臨近之際,由六四難屬組成的天安門母親群體的主要成員丁子霖已被迫離開北京,到無錫老家暫住。報道說,她的移動電話已被當局限制,無法通話。自由亞洲電台記者撥打她的電話號碼,但是處於關機狀態。

記者打電話給天安門母親的另一名成員張先玲,她透露,她的住處已從上星期開始就被上崗:

“我們九層的電梯口和樓梯口都有便衣,一邊一個。然後我們樓下還有一名警察和一輛車。今年站崗的人比過去少了一名,但時間比過去長了。今年從1月17日開始一直監視,到了春節前三天才撤走。然後兩會前又派人監視,有20多天;然後4月份又來了,過完清明沒有幾天呢,上星期又來站崗了。”

張先玲還表示,當局對她說,給她站崗不是為了監視她:

“他說,為了防止記者在街上碰見我、采訪我,所以我上街買菜什麼的,他們會跟著我;如果我去看朋友或去醫院看病等,都必須坐他們給的車,他說,那是為了防止我跟記者接觸。”

張先玲還透露,這些年來,至少監視她的人態度比從前好多了。過去他們的態度很蠻橫,她為此跟他們爭吵了多次。張先玲指出,雖然這種被監控和被站崗的事情一般都發生在所謂的”敏感“時期,但平常她的電話交談都被當局監聽。

另一位天安門母親成員尹敏在接受本台記者采訪時表示,她最近被當局約談過,主要是想打聽天安門母親在六四紀念日期間有什麼活動,會不會再發表公開信。尹敏表示,雖然因他丈夫的高齡和大腿骨折等身體狀況,當局沒有要求她暫時離開北京:

“他們跟我談過,因為我們清明的時候寫了一封祭文,他們覺得寫得言辭比較尖銳,影響較大,想打聽我們是否還會發表公開信之類的。我回答說,我不會告訴你們,但若有信函發表,你們翻牆閱讀後再說。”

尹敏表示,他們對當局的訴求很簡單,政府應該說出真相,做一個真實的交代:

“六四已經30年了,你總得有個交代吧。若等我們都死了以後再說,那就太沒有人性了。我們天安門母親奮鬥了30年,從沒有與其它組織有任何聯系,也沒有被其它組織利用過。我們就是要求他們說出真相,我們還要求給予賠償。我的親人和兒子都被打死了,你還不讓我說話?”

天安門母親在今年三月兩會期間曾授權在美國的維權組織中國人權發表祭文和致中國國家領導人的公開信,呼吁中國政府直面歷史,道出天安門血腥鎮壓事件的真相,與“六四”受難者群體進行真誠的對話,將“六四”問題納入法制軌道解決。

天安門母親運動是前中國人民大學哲學系副教授、六四死難者家屬丁子霖等人發起的旨在將六四難屬聯合起來尋求公道的組織。該組織現有成員126人,過去30年間已有55名難屬離世。

(記者:希望 責編:嘉遠 網編:洪偉)

本新聞由自由亞洲電台提供


標籤:

相關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