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青年活動人士陷入困境,亟待外界幫助


【2019年06月24日 10:01 上午】中國青年活動人士陷入困境,亟待外界幫助


從2015開始,中國政府接連對女權、勞工、維權律師等領域的民間活動人士進行抓捕和打壓,中國的社會運動由此陷入低潮,年輕一代行動者舉步維艱。

本周四,華府智庫“對話中國”舉辦講座,邀請洪理達(Leta Hong Fincher) 和趙思樂( Alison Zhao) 兩位講者介紹當下中國青年行動者的社會活動,以及他們在政治打壓下的艱難現狀。

洪理達是《紐約時報》專欄作者、清華大學社會學博士,長期關注中國女性問題,曾於清華大學取得社會學博士學位,並出版《剩女時代》、 《背叛老大哥:女權覺醒在中國(Betraying big brother: The Feminist Awakening in China)》兩部著作。

趙思樂是一名獨立記者和人權工作者,重點報道中國政治打壓和社會運動,曾獲多項香港人權新聞獎,以及一項亞洲出版協會卓越新聞獎。

洪理達介紹自己的一個主要論斷說:女權運動者之所以碰到了政府的敏感神經,是因為挑戰了政府大力宣揚的父權觀念。

洪理達分析道,近年來中國官方強力宣揚“家國天下”理念,每個人在家庭裡都要各司其職,男人必須主導這個家庭,而女性要做順從聽話的妻子和母親。”她還說,隨著生育政策的放開,中國的官方話語正在視女性的身體為生育機器,卻對她們的在中國經濟發展中的重要貢獻忽略不提。

她補充道,執政黨把這種觀念,包括對男子氣概的宣揚與愛國主義、鞏固執政黨地位掛鉤,因此用行動倡導廣大中國女性“反逼婚“、“反逼生”的女權行動派被視為“眼中釘”。但是,受到打壓的青年女權行動派們仍然堅持行動。洪理達說,“在女權之聲的微信微博被關閉後,女權主義者舉辦了一場葬禮,葬禮的橫幅上寫著‘女權主義不死’。”

與此同時,中國的女性也正在覺醒。“她們正在用很多方式爭取權利,比如#MeToo運動。這種趨勢席卷了整個中國, ‘女權五姐妹’被抓的4年後,女性權益運動仍然生生不息。”

而隨後分享的趙思樂,則結合中國青年行動者發展關注組發布的《中國青年行動者處境調研報告》,介紹 2015年以來“後89一代”青年行動者的現狀。

“後89一代”青年行動者在2015年之前,往往針對單一議題開展行動,例如打官司、提供社區服務、在街頭做行頭藝術等,希望改善社會中某一具體的不公平狀況。因此,他們的政治敏感度相對較低。然而,2015年後政府的連番打壓,讓民間行動陷入低潮,也讓部分青年行動者改變觀念。 趙思樂說,“他們意識到不是社會存在某種不公,而是整個政治制度出現了問題。他們開始理解中國需要政權更迭。”

在政治打壓下,青年行動者進入“地下狀態”。孤立無援的他們,缺乏精神和資金上的支持。“因為中國的情況(民間行動“被敏感化”、NGO被禁止從國外獲得資金支持),許多國外資助方已經放棄了中國。” 趙思樂呼吁外界對中國青年行動者提供更多支持,包括心理治療、網絡安全和政治分析等培訓、出國進修等。她強調,“他們已經付出了巨大的犧牲……如果這群人(中國青年行動者)在十年內消失,這個國家也差不多就沒前途了。”

洪理達也呼吁大家關注中國女權活動家,為她們提供更多支持。

自由亞洲電台實習記者 艾石報道 責編:吳晶 網編:郭度


標籤:

相關文章

本週熱點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