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振英之漢武帝之路,是港人的冷漠舖出來的|仙人掌社論


【2015年03月03日 10:18 下午】梁振英之漢武帝之路,是港人的冷漠舖出來的|仙人掌社論


梁振英視立法會和公務員系統為何物?他諉過泛民阻止設立創科局,然後繞過立法會增設行政長官創新及科技顧問,由楊偉雄出任。而且,他同時以非官守成員躋身行政會議,七萬六千元月薪袋袋平安。689目中無朝綱,公然繞過立法會的監督逕自請人,別以為這樣被傳媒揭破很窩囊,事實上他「睬你有味」,擴權鋪路也無人能阻。

梁振英顛倒行政、踐踏立法之處,在於他能夠隨意以無薪職位增設顧問,而且其事權甚大,就創新及科技政策向特首提交建議,並由政府部門執行工作。正如劉細良所言,他不受公務員架構和立法會約束,不受薪卻能主導政府政策、接觸政府內部資料、文件,向部門索取資料。

如此做法,固然無法無天,卻是其來有自。追溯古代中國帝王之往績,為了抗衡原有官僚系統——以丞相為首的外朝掣肘,漢武帝利用內朝反制之,是為其削弱相權的獨特權術。漢武帝從民間拔擢地位低微的儒學之士為侍從,並與商量朝中大事,徵詢他們的意見,托為心腹。梁振英既然空有區區689張選票,卻沒有民意基礎,公務員系統更不與他同心同德,自然要架床疊屋,任用大量親信,方可任意妄為。

如是者,內朝也好,特首辦顧問也好,皆可自成系統,然後傳授聖意、指點江山。漢武帝手上的這群侍從(諸如朱買臣、主父偃等人),最初雖然不是朝廷的正式官員,卻可以參議機要,並且成為皇帝的意見代表,甚至在朝廷上與大臣辯論,詰責朝臣。由於內朝影響力日增,故能反客為主,最後甚至使丞相為首的百官淪為只有執行權力的官員。

梁振英常以張志剛、羅范淑芬為御用傳聲筒,做法何其相似;如今委任楊偉雄當顧問,雖然沒有實職,看來怎也比不上三司十一局長官階大;卻有遙控官僚體系的權力,也毋須受到立法會監督,消遙快活。只要梁振英繼續空降梁粉成為各式其式的顧問,就是進一步把這套廿一世紀版本的「內朝」系統化、擴大化,讓這套附屬特首辦的架構騎劫行政系統。於是,梁振英乾綱獨斷的大計便馬到功成了。

狼英仗恃着政治形勢危急和中央支持,既把椅子坐穩了,也要趁機擴大權力,公務員系統即使敢怒也不敢言。由此看來,梁振英坐視創科局流產,卻祭出創科基金委員會,再添置這個空銜,乃明修棧道、暗渡陳倉之計,殺市民公眾一個措手不及。區區一個顧問的任命尚且如此,日後689又想出甚麼鼠竊狗偷的大計躲避行政、立法機關卻無人可制,恐怕到時窩囊的就只有香港人了。


標籤:

相關文章

本週熱點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