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貴的議員閣下,請問您想代表誰?|蕭少滔


【2015年04月16日 12:03 下午】尊貴的議員閣下,請問您想代表誰?|蕭少滔


話說最近又有「民調」出爐,謂「大部份市民…」, 總之誰做民調,對號入座,自己填個什麼答案下去都一樣的。見怪不怪,而只是仍然奇怪為何還會有人對這個遊戲看待得認真。

之前都講過很多次了,最直接的民意確認,就是「公投」。假如超級區議會的議席都能投得出來,香港又是否廢得這麼利害,反而一個單一議案都投不出一個所以然來?

至於堅持要所有議員都「盡議員職責,服從整體民意」云云,這個又真的好笑得更誇張。而這個「初衷」也又不是我發明出來的噢。

話說在港英年代,所有議員的確有這個「代表全港市民」的天職,因為在英殖香港的憲制安排下,只有劃分「官守」和「非官守」議員,亦即,是政府官員兼任議員,以及不是官員而被委任做議員。因此這個「公眾代表」的天職,很自然就能套用。因為的確沒有所謂「代表誰」的問題嘛。總之就是 「做好呢份工」囉。

之不過,後來港英政府推行代議政制之時,也開始要考慮這個「代表性」的問題了;於是乎就有市政局和區議會的試行模式,亦即所謂「代議政制綠皮書」所指的「使其權力穩固地立根於香港,有充份權威代表港人意見,同時更能較直接向市民負責」的議會。

按道理,即使是間接選舉,所被選出的人,也起碼是由「公眾」選出來的吧?因此英國的首相,雖然是由「執政黨」所推舉出來,但起碼這個黨要執政 也要先在全國大選之中取得議會的大部份議席噢。而所有這些議席,都是分區直選所產生的呀。而更有趣的是,首相起碼要是國會議員,因此他/她本人,也是分區直選勝出才能有這張「入場券」的。

之不過香港的情況就後來很不一樣了。因為沒有設定由分區直選產生議會這個模式,反而是設定了大量「功能組別」; 據報是因為中國反對直選,不能不確保「均衡參與」云云。

於是這個邏輯難題就來了:假如說直選的議員就不能代表某某界別的意見,於是就一定要有功能組別的設計來維持「均衡」,那麼即是說,議員就是沒有「代表整體意見」的天職吧?否則按此道理,全部議席都是功能組別又如何?而彭定康的「新九組」設計,正正就是這個模樣,其實很合邏輯的。

反過來想想,假若「所有議員都應該代表全體市民」,那麼又是同一個邏輯,即使是直選議員,也應該能代表個別界別意見了吧?那麼為什麼又要有功能組別呢?這個邏輯就搞不通了….

因此在否定第二項可能性的同時(亦即不同意直選議員有權力和責任代表全體市民和所有界別),那麼亦即表示「議員只應該代表自己的選民」,這個推理,應該沒有錯了吧?

否則,又是講邏輯了,也應該不是這麼複雜的呀 – 就是「只有直選議員要代表全體,但功能組別不需要」…..

這個「雙重標準」的問題,要翻查一下「動物農莊」來做註腳才成噢。

而為免剛剛食完早餐就腦袋爆炸,還是按最簡單的邏輯來理解就好了 – 香港議會的設計,起碼在目前根據偉大無誤不能修改的基本法,只能是「議員只代表自己界別的選民」,因此即使大部分的市民贊成或反對某一個議題,各位尊貴的議員都無需要理會,只要向自己界別的選民負責就是了。這一點尤其對於功能組別的議員,是神聖的憲制責任!而又除非議會裡面有雙重標準,否則直選議員都必須跟從功能組別議員的以身作則。

當然,在沒有真正「公投」的情況下,各位尊貴的議員,就更加連表態也無謂了,各位可以按照相同的操作程序,把自己想要的答案填進所謂民調的報告裡面就是。


相關文章

本週熱點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