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理性主導大市去向|黎則奮(政治經濟學)


【2015年04月23日 12:22 下午】中國理性主導大市去向|黎則奮(政治經濟學)


香港股市已經進入大時代,A股化成為新常態,以往投資股票看基礎因素的理性,際此史無前例時刻,不能不向中國理性靠攏(還記得韓寒的名言嗎?世界上有兩種邏輯,一種叫邏輯,另一種叫中國邏輯,理性亦一樣),投資股票,要看的是《人民日報》,因為中央政策先行,足以左右大市和行業板塊的趨勢。

剛過去的周末,全港股民便上了活生生的一課。上周五收市後,中證監發布《關於促進融券業務發展有關事項的通知》,就兩融業務提出七項要求,擴大融券範圍至1100隻股票,支持融券沽空,又打擊地下錢莊;市場立即解讀為對目下熾熱市場降溫,夜期隨即急跌705點,並引發歐美股市急挫。但中證監周六立即緊急解釋並非打壓股市,翌日更大幅度降低存準率一個百分點,對「三農」更定向加大降準力度,額外降準一個百分點,為市場釋放流動性15000億元人民幣。

量寬救市 仿效美國
目的明顯不過,就是自去年底起中央一直以不同量寬措施和政策優惠刺激股市上升的策略始終不變。容許融券沽空,其實是金融市場改革邁向國際標準正常的決定,而所謂打擊地下錢莊實有如掃黃,只是慣常的運作,絕無意圖亦絕不可能完全取締地下錢莊活動。

情況就有如打擊水貨(走私)活動一樣,只是政治作秀而已,受針對的不過是微不足道但對普羅市民日常生活造成滋擾的個體戶活動,真正大規模和營業額至少在百倍以上的水貨活動,根本從不間斷,海陸兩路天天運作如常,不然又如何足以應付全國尤其是大珠三角對海外物品的需求?

熟悉社會學的人都會明白,觀察政府以至擁有公權人物的言行(尤其是中共),實際效用(Latent function)遠比宣稱效用(Manifest function)更重要,才是現實的真象。因此,所謂激進本土派和城邦派以為一小撮人的「直接行動」是水貨活動收斂的主因,大吹特吹所謂「革命」成果,如果不是厚顏無恥往自己臉上貼金,像他們批評的「左膠」一樣自戴道德光環,以便在未來選舉中騙取選票,就是幼稚無知,自我感覺良好和向盲目追隨者政治催眠而已。

真正殘酷的政治現實是,面對經濟持續下行的新常態,中共只是以不惜一切代價效法歐美國家的量寬政策挽救瀕臨爆破的債務危機,其中又以金融企業債務和地方政府債務最為嚴重。

剛公布的中國第一季GDP增長,不多不少,只有7%,但已較去年第四度的7.3%為低。所謂「克強指數」更充分顯示,不論鐵路貨運量(首季完成8.7億噸,按年下降約9%)、全社會用電量(首兩個月按年僅增2.5%,為23個月來的第二低,2月份用電量更出現負增長)和貸款發放量(3月度廣義貨幣M2餘額127.53萬億元,按年增加11.6%,大幅低於預期),都不符理想,難怪李克強說「保七」不易。中國目前的失業率是5.1%,城鎮化創造的就業,未能足以解決每年新增的約1400萬就業需求,所以「穩增長、保就業、促改革」是基本政策方針,不會也不可動搖。

中共的財金官員和金融精英,絕大部分都在開放改革後留學美國,救市手法自然亦以老美馬首是瞻,眼見美國的量寬政策奏效,所以依樣葫蘆,亦步亦趨。今次挽救經濟危機的策略,也先從穩定金融系統着手,減息、減存準率和定向融資,首先優惠的全是受金融和地方債務危機威脅的銀行和保險企業,然後由金融機構注資瀕臨泡沫爆破的房地產企業,由債權人變作股東,再放寬按揭措施,催谷樓市復甦,確保社會大眾的物業資產不會大量蒸發,從而穩定社會的內部消費。對於債務與房地產息息相關的地方政府債務,則由中央行發行萬億債券擔保。

普羅大眾 不能作主
催谷股市目的之一當然是創造財富效應,讓過去多年來受綁的民間資金得以釋放。從第一季的經濟數據觀察,似乎取得了初步成效。第一季度全國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實際增長8.1%,高於GDP增長,顯示廣大市民的購買力正持續增長,有利刺激內需。

要解決大而無當的國企產能過剩問題,又不想削弱紅色資本霸權,中央不但不把巨無霸拆細,反而重新合併壯大規模,目的就是配合「一帶一路」的國際戰略走出去,以便騰空國內市場空間讓中國製造2025、互聯網Plus和創新產業策略得以發展。

中共的救市鴻圖大略能否成功,香港的國際金融中心扮演着舉足輕重的角色。大陸紅色資本不經過港股的洗禮,就不可能再壯大規模和成為國際認同的流動資本,所以千方百計炒高港股是事在必行的策略,如今只在起步階段,又豈會即時煞車?

不過,金融海嘯以後,資訊科技發達,資本流動加速,在金融資本當道的年代,周期只會愈來愈快,勢必大上大落,沒有足夠的思想和心理準備,難免在大風大浪中備受淘汰,成為金融大鱷吞噬的對象。

這是個焗賭的年代,to be or not to be,都不由得孤獨無援也無知的普羅大眾作主。


相關文章

本週熱點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