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色權貴官僚資本主導政改|黎則奮

【2015年05月29日 5:12 下午】紅色權貴官僚資本主導政改|黎則奮


全國最大券商股華泰證券公開招股上周五截止,據報超過26萬人認購,凍結資金高達4870億元。由於以招股價上限定價,華泰集資高達347.2億元,除勢將成為今年集「凍資王」、「認購王」和「集資王」於一身的新股王外,倘若華泰最終行使超額配售權,集資額更將進一步增至399億元,成為全球今年迄今集資最大的新股。

今次華泰集資最值得注意的地方,就是基礎投資者全是大陸基金和新貴富豪如馬化騰之類,不僅外國機構投資者分不到一杯羹,連本港的所謂「大孖沙」亦全沒份兒,與2007年四大國有銀行和中人壽及平保等巨型國企來港上市時,需要本港地產霸權四大天王鼎力支持認購,製造聲勢,完全大相徑庭,不可同日而語。

時移世易,一葉知秋,今天財雄勢大、富可敵國的中國紅色權貴官僚資本,再也不必把本港地產霸權放在眼內。肥水不流別人田,華泰這塊肥豬肉,當然由大陸紅色權貴官僚資本獨享,本港各路資產階級人馬,頂多只能充當跑腿,成為提供各類專業服務賺取佣金的買辦而已。

無巧不成話,為全國最大券商股在港上市造勢,中證監上周五也同時公布中港兩地基金互認,可在對方的市場銷售基金,各自金額均為3000億元人民幣,意味全港約2000隻註冊基金的全年銷售額逾六成,未來都要北望神州,為大陸紅色權貴官僚資本服務。

面對現實,香港股市大陸化或A股化,已經是大勢所趨的鐵一般事實,因為現時約達30萬億元市值的港股,除紅籌與國企佔逾一半市值外,保守估計,其餘三四線股至少兩成亦是大陸資金,代表着單在金融市場,與各種各類中國紅色權貴官僚資本有關的資金,至少亦在20萬億港元以上。如果連同大陸人在房地產擁有的資產,粗略計算,說大陸各類資本在港利益超逾50萬億港元,雖不中亦不遠矣。

政治是經濟的集中表現。在政改問題上,中共及其在港政治代理人一直強調國家主權、治權和安全是最關鍵的問題,決不能讓中央不信任的所謂非「愛國愛港」和「反共反華」人士出任;說穿了,他們最擔心的就是「紅二代」、「富二代」和「官二代」的在港利益受到損害。因此,關於2017年普選行政長官的政制改革,歸根究柢,其實不是什麼符不符合《基本法》、人大常委會的所謂「合憲合法」問題,而是人選問題。政改的爭拗和選舉制度的設計,最終目的不過是要確保中共中央最放心和最屬意的人選順利出任特首而已。

2012年的小圈子選舉,土共、本港二線地產霸權和中共「官二代」聯手抬捧的梁振英成功偷襲,打敗了本港一線地產霸權和江系屬意的唐英年。

不過,星移物換,當年尚屬「儲君」、潛龍勿用的習近平上台後,經歷兩年來的鬥爭,已成功以「反貪腐」為名壓倒「官二代」,以「紅二代」為核心,「富二代」為主要統戰對象,集大權於一身,在未來特首的取捨上,當然穩操生殺大權。最近習近平把全國統戰工作升格為中央統戰任務,親自主持會議,表明主力統戰對象是新興的民企才俊,當知現時的中國已再非久已不提的「無產階級專政」,而是以「紅二代」為核心、「富二代」為輔、「官二代」為幹部的特權階級專政。

在香港政改問題上,團派支持的689早已大權旁落,最近更「被放假」10天,擺明目的是確保在談判關鍵時刻,避免有人從中作梗,橫生枝節。據悉689原來跑了去秘魯,恰巧超級推銷員李克強正在南美出訪,梁振英意欲可為,耐人尋味。無論如何,在民意戰關鍵時刻,習近平突然要求民意必須要達七成才算功德圓滿,已經為689政權、中聯辦和土共製造難題,形成壓力;加上他們再外判周融搞簽名運動製造民意的行動明顯失敗,怎樣計算也不能算出支持政改民意達七成,迫使建制派不能不有所讓步。

一切都似乎為5月31日京官集體南下會晤立法會全體議員創造條件,目前的政治困局未來能否出現突破,短期內應可見端倪。

習近平在港根本無人可用,只能信賴備受操控的舊電池董建華。由他組建的團結香港基金,不斷招兵買馬,最近連不少核心「梁粉」亦被吸納,未來特首人選肯定盡在其中。

不要忘記,當年寂寂無聞的董建華可以獲彭定康委任為行政局議員,說明中英以至美國對回歸後治港人選早有默契內定。如今英美在去年亞太經貿會議期間習奧高峰會議後明示暗示支持「袋住先」,不過是歷史重演而已。

事實上,當前的政局與2010年政改通過前夕極為相似,唯一的分別是經歷雨傘運動後,新世代已經覺醒,不會接受「袋住先」。

然而,倘若他們在歷史關鍵時刻也沒能發揮重大政治影響力量,最終結局恐怕亦是大同小異,港人的命運,實難逃任人擺布的格局。


相關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