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利班和巴基斯坦、阿富汗|宗善莊主


【2015年05月31日 1:43 下午】塔利班和巴基斯坦、阿富汗|宗善莊主


塔利班,就是學生的意思,它源自阿拉伯文,字根是T-L-B,有學習之意,將它加上A-N就是學生了,是波斯語眾數後綴。巴基斯坦信奉伊斯蘭教,文字是用阿拉伯字母書寫的烏爾都語。塔利班的興起,和巴基斯坦、阿富汗的失敗政治 (其實還有些少不幸成份),以及伊斯蘭主義的興起有關。了解塔利班,得了解巴基斯坦和阿富汗兩邊的局勢一起看。

巴基斯坦是在1947年獨立的,它是從英國人的統治下獨立出來,但是為巴基斯坦獨立奠基的真納,原意不是要把巴基斯坦成為神權國家,而是要把巴基斯坦成為世俗國家。但不幸他只任領袖1年多即去世,繼位的阿里汗,墨守成規,沒太多創新,也在不久後逝世。巴基斯坦繼續陷入建國探索思潮,由獨立以來,巴基斯坦都是在文治政府、軍治政府和神權政府下探索渡過的,文治政府為巴基斯坦帶來貪污和專權,阿里布托就是一個例子,阿里布托雖然在執政之初帶來了正面發展,但因為他受不住名利沖昏了頭腦,後期越來越利用權力,包括植入親信和濫權,結果為自己埋下殺身之禍,死前更大呼被身邊人出賣,阿里布托就是之前發生暗殺案的Benazir Bhutto的父親,也即是比拉華布托扎大里 (Bilawal Bhutto Zardari) 之外公,Benazir正是他的母親。其好友地亞克 (Muhammad Zia ul-Haq,中間的Z是烏爾都語轉成英文音寫成,其實正確應讀Dhia,這裡從阿拉伯字原音譯之) 是軍人出身,在阿里布托生前的時候和阿里布托關係很好,也很客氣,不過阿里布托被處死後,地亞客即清算阿里布托餘黨,重啟軍治政府,雖然穩定了巴基斯坦的局勢,但軍人權力過大,反而有軍權獨裁的現象,於是他為了穩定局勢,開始了伊斯蘭化巴基斯坦政策,這就是塔利班形成的由來。因此論及巴基斯坦的塔利班,必提地亞克這個人。

地亞克是虔誠的伊斯蘭教徒,為了鞏固他的政府,他決心在經濟、政治、教育等方面伊斯蘭化,包括以伊斯蘭法為最高憲法,又從伊斯蘭政治「協商」原則,在各省各鎮置伊斯蘭議會 (Majlis asy-Syura),以吸納各地的意見。在經濟上,仿西方銀行之制度,以伊斯蘭經濟為本,成立各類伊斯蘭銀行,冀從生活上增強人民的伊斯蘭生活認同。教育政策方面,其伊斯蘭化對巴基斯坦影響深遠,他在各大學學府增置宗教系,成立伊斯蘭大學,吸納外國學生來巴基斯坦修讀伊斯蘭研究,在各中小學增加宗教學校 (Madrasah),這些宗教學校,按其體系,可分成Barelvi學校、迪奧班迪學校、什葉學校、唯獨聖訓學校。截至2007年時,巴基斯坦境內有約13000間宗教學校,學生人數當已超過200萬人。本來巴基斯坦的宗教人口結構,應該是Barelvi (即遜尼的意思,在巴基斯坦是較溫和的一派)佔約20%,迪奧班迪派是佔50%,其餘分別是什葉派、唯獨聖訓派、蘇菲派、以及巴基斯坦本土出產的阿默迪亞派 (Ahmadiyya)。但因為地亞克的伊斯蘭化政策,使宗教學校暴升,特別是源自沙地阿拉伯Wahhabi派影響的迪奧班迪派。

至於阿富汗那邊又如何?如果說,巴基斯坦的塔利班,是伊斯蘭主義化催生,那麼阿富汗之所以有塔利班,很大程度上是和阿富汗對阿富汗普什圖伊斯蘭民族國家探索失敗造成的。阿富汗直到18世紀,還是屬於氏族政治為主的,阿富汗西南和南部以普什圖為主,北部以Tajiki為主,其他則有Hazara、Pashai、Nuristani、Brahui、巴路支人、伊斯邁人、Waziris等民族,可見阿富汗也和巴基斯坦都有很多不同氏族。但阿富汗以普什圖族為主,他們有自成一系的普什圖華利,即一種規範社會行為的不成文習俗制,所以他們的伊斯蘭教是帶有氏族習俗的遺影,有點類似馬利基派伊斯蘭教的主張,但實際上他們是信奉哈乃菲派的。阿富汗境內有98%人信奉伊斯蘭教,其中90%人信奉哈乃菲教法學派,10%信奉什葉派。

18世紀的杜蘭尼王朝 (Durrani),是一個較成熟的阿富汗國家,如果沒有統治者的失策,恐怕早就已經是富強的阿富汗了,可惜很快陷入宗室內亂和獨裁統治,後來成為英國的保護國,阿富汗全國爆發抵抗英國運動,使阿富汗人開始思考英國人對阿富汗的伊斯蘭文化影響,著名宗教哲學家Jamaluddin al-Afghani就是這時代的人,他主張伊斯蘭復興思潮,重新強調伊斯蘭信仰,以回應日益嚴重的「西化侵略」,對後來阿富汗的伊斯蘭激進思潮有影響。當時阿富汗受到英國和北面的沙皇覬覦,因而產生了「青年阿富汗運動」,其領袖是Mahmud Tarzi,他是一名很有語言天份的人,曾往麥加朝聖,他主張淨化伊斯蘭信仰,團結穆民和政治統一,後來出現以普什圖文作為教材、教授阿富汗的歷史,增加國民身份認同。這個Mahmud Tarzi,之前曾在君士坦丁堡認識主張伊斯蘭主義的Jamaluddin al-Afghani,兩人的思想相近,認同要建立阿富汗普什圖伊斯蘭民族國家,在阿富汗已經產生深遠影響。

20世紀時,阿富汗出現一位叫阿曼努拉汗 (Amanullah Khan,Amanullah字面之意就是真主之和平),他是阿富汗王國的皇帝,是阿富汗近代化的重要人物,也是Mahmud Tarzi的女婿,Mahmud Tarzi還有一女嫁阿曼努拉汗的皇弟伊那也杜拉汗 (Inayatullah Khan),兩兄弟的父親是哈比布拉汗 (Habibullah Khan,Habibullah字面之意就是真主摰愛) 。他爭取阿富汗的獨立,宣佈三權分立改革,即行政、立法和司法,地方置省和區政府,又頒布了第一部阿富汗憲法,改革經濟、軍事和教育,甚至文化上推行西化,包括有戲院、圖書館、博物館,推廣普什圖文等。不過他遭到保守派的反對,其後的皇帝穆罕默德納地爾沙和穆罕默德扎希沙,宗教上仍授遜尼派哈乃菲教法學派官方地位,但西化改革仍然繼續,50年代更興起提高婦權運動,包括允許婦女在政府機構工作和接受教育,衣著和西方女性相近。這所以後來阿富汗流傳20世紀60年代的相片給人的印象是很開放的,正是因為歷代皇帝平衡西化和神權中庸政策之結果。不過阿富汗一直沒有正視伊斯蘭主義埋伏在阿富汗,長遠造成阿富汗的社會炸彈。

阿富汗塔利班,是在阿富汗政變及蘇聯入侵下造成的。阿富汗雖然繼續其經濟和文化西化工程,其實阿富汗已發生政府內部鬥爭,時任首相為穆罕默德達烏(Mohammad Daoud) ,達烏政府處理巴基斯坦和阿富汗邊界問題導致阿富汗經濟混亂,無奈辭職,由穆罕默德扎希沙 (Mohammad Zahir Shah) 親政,其時政黨政治分為支持馬列主義的人民民主黨 (Hizbul Demokratik Khalq Afghanistan) 和支持神權政治的進步民主黨 (Hizbul Motaraqi Demokratik Afghanistan),兩黨內訌不斷影響內閣。其時穆罕默德扎希沙外訪時,穆罕默德達烏突然發動政變,廢除君主制,成立共和國。於是,政爭白熱化,未幾,發生人民民主黨思想家Mir Akbar Khyber被暗殺事件,人民民主黨認為是穆罕默德達烏所為,要求徹查事件,穆罕默德達烏鎮壓,結果阿富汗政府被臨時軍事委員會 交給阿富汗民主共和國,人民民主黨暗殺事件標誌著阿富汗的政治崩潰,更引來蘇聯的入侵。蘇聯入侵阿富汗,不止是軍事上的侵略,還帶來文化影響,蘇聯想把馬克思主義帶進阿富汗,從而影響南亞社會文化結構,引起阿富汗人的不滿,因為蘇聯馬列主義是無神論,和伊斯蘭教一神教有衝突的,出現很多激進組織,即使各方在戰後尋求和平方案也已太遲了,塔利班已經興起。值得一提的是,前任阿富汗總統Hamid Karzai,曾一廂情願、很天真很傻的相信塔利班會改變阿富汗,所以他曾加入過塔利班的,但是後來他發現塔利班並非如他當初所想的一回事,很快就退出了塔利班。此後他加入反塔利班,因此他當上阿富汗總統時,塔利班經常發動襲擊挑戰他,認為他是背叛塔利班。

所以,巴基斯坦的塔利班,是在伊斯蘭化政策後興起,而阿富汗的塔利班,是在追求阿富汗獨立民主國家,也即探索阿富汗普什圖伊斯蘭民族運動失敗的過程下興起。塔利班管理巴基斯坦和阿富汗後,大肆推行極端宗教政策,他們一下子把已經西化的阿富汗社會完全改變,其中他們把巴基斯坦的伊斯蘭化教育政策,引進阿富汗,於是阿富汗也出現大量的宗教學校。

巴基斯坦和阿富汗境內的宗教學校,至今仍見塔利班的遺影。入讀宗教學校的學生,多數是貧窮、不信政府的教育制度、家長傾向宗教教育、家長本身是宗教世家或從事宗教教育專業人士。其中,貧窮家長送子女入讀最多,因為他們想減輕撫養負擔,但他們沒想過,宗教學校背後很多都和塔利班有直接或間接的關係。

在阿富汗、巴基斯坦,有一種神職人員,他們對宗教教育和社會有影響力,這就是毛拉。毛拉 (Mullah,在阿拉伯文、烏爾都語和普什圖語,h一般是不寫出來的。它和Mawla是共享M-W-L字根,字根W-L本身就是近似領袖、管理之意,加上M就是表達宗教領袖的意思,是阿富汗、巴基斯坦常見的宗教領袖名詞。擔任毛拉,需要對《可蘭經》、聖訓、教法學、伊斯蘭法等和伊斯蘭有關的知識有深刻認識,他們有時會擔任宗教學校 (Madrasah)或清真寺的經堂教育,因此他們對宗教教育有影響力。

大家都知道,塔利班的宗教思想是激進的,這和他們的宗教教育有關。巴基斯坦和阿富汗,都是信奉哈乃菲教法學派的遜尼伊斯蘭教。在巴基斯坦,迪奧班迪派伊斯蘭教的宗教教育課程,是使用Dars Nizami,這是位於印度一個叫迪奧班迪鎮的Darul Uloom學院,Nizam是以毛拉Nizamuddin命名,一個生於伊拉克的伊斯蘭學者,Dars就是阿拉伯文的「學習」,即「學習Nizamuddin教派」之意。這派非常強調傳統因素 (Taqlid),基本上可以叫他們傳統派。這個學院的課程,主要如下︰

教法學

用哈乃菲派書本,特別採用阿布哈山古都里 (Abu Hasan al-Quduri)撰寫的 《教法學》 (al-Mukhtasar)和毛拉阿里加里 (MullahAli Qari)所撰寫的Sharh al-Wiqaya 教法學原則 (Usulul Fiqh)︰採用尼扎慕丁沙士 (Nizamuddin Shashi)所寫《教法學原則》 (Usulul Shashi),以及毛拉子云 (Mullah Jeevan ibn Saeed)所寫的Nurul Anwar

聖訓學原則 (Usulul Hadith)

阿斯加拉尼 (Ibn Hajar al-Asqalani)所寫Nuzhat al-Nadhr fi sharh nuqba (類似聖訓學術語)

注經學

Jalalayn (意即兩個Jalaluddin合著,即Jalaluddin al-Suyuti和Jalaluddin al-Mahalli,以及沙華利阿拉德拉維 (Shah Wali Allah Dehlawi)所著的《大勝利》 (Fawz al-Kabir)

正信 (Aqidah)

Sa’duddin al-Taftazani所著的《聖人正信》 (Sharh al-Aqaid al-Nasafi)和阿布乍化他哈維 (Abu Jafar al-Tahawi) 《正信》

歷史

Jalaluddin al-Suyuti所寫的《哈里法歷史》 (Tarikh al-Khulafa)

聖訓

阿布穆罕默德巴格維 (Abu Muhammad al-Baghawi)所寫的Mishkat al-Masabih)和六大聖訓集

而阿富汗的宗教學校,在20世紀20年代,第一間是位於喀布的阿拉伯經學院 (Darul Ulum Arabi),1919年開,此後到1972年共約10間,至穆罕默德達烏時代,約有20間,分散於阿富汗各省。另外還有專學背誦《可蘭經》的Tahfiz e-Quran,在20世紀70年代前,分別開了6間。但塔利班執政後,宗教學校暴升,全國約有275間宗教學校,首都有接近11間,有的地區可以高達26間,而且師生男女比例不平均,因為塔利班剝削了女性接受教育的機會。不過教育課程和巴基斯坦的塔利班差不多,是語言教育上略有分別,現時如果是世俗的宗教學校,除了宗教科還會有地理、歷史、數學等,但是純宗教學校,還是會和塔利班有間接關係,而且可能會成為塔利班的新血。

塔利班雖然在911和拉登死後勢力衰弱,但他們仍在阿富汗和巴基斯坦邊界肆虐,至今阿富汗和巴基斯坦仍沒能力完全清除他們,除了因為國內政治混亂,經濟落後,更主要是,塔利班的伊斯蘭主義仍深入民心,一天未在教育上重新改革為世俗伊斯蘭教育,塔利班都仍然在當地有市場的。要了解塔利班問題,不熟悉阿富汗和巴基斯坦兩地情況,是很難明白的。


相關文章

本週熱點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