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債的必然結局 – 違約|楊衞隆


【2015年06月24日 5:32 下午】希債的必然結局 – 違約|楊衞隆


希臘和國際債權人談判還未有結局,投資者已經押注在希債危機獲得解決。問題是,臨急抱佛腳瘋會沒有結果,是無結論瘋會。現在,又要等到星期四,歐洲央行給希臘一點點貸款,讓希臘支持多幾日。

要達成協議並不困難,要執行協議卻十分困難。即使齊普拉斯在新提案中承諾削減退休金和加稅,希臘國會未必同意。即使希臘國會同意,希臘人未必同意。最終結局可能是提前大選或者全民投票。當希臘的承諾未能得到希臘國會和希臘人同意,德國人不會付錢。即使希臘人同意協議內容,德國國會未必同意,因為兩邊的差距很大。

回到最重要的話題,希債的必然結局。因為希債危機的根本問題不是希臘拿不到貸款,而是希臘採用不適合希臘經濟的貨幣(香港也有同樣情況),所以,希臘拿到數十億歐元貸款,無助解決希債危機,極其量只是再拖一點時間。最終,希臘會出現某種違約情況。雖然我不知道希臘怎樣違約,但是,我可以肯定希臘違約一定會猛烈衝擊市場,因為投資者已經押注在希債危機短期內解除。投資者肯定押錯注碼,希臘和國際債權人不能在談判桌上點點頭,握握手就解決希債危機。不是歐洲國家一齊支持希臘就可以讓希臘脫困,德國人明白長貧難顧的道理。

現在,投資者應該避險,因為希債危機拖了六年,談判不停破局,如果真的那麼容易解決希債危機,希債就不會拖六年。如果希臘稍為讓步,談判就有協議,談判早就有協議。樂觀是好事,在投資市場樂觀就不是好事。希債危機的最大破壞力來自投資市場過度樂觀,樂觀至不切實際。大鱷當然想老散買大開細,老散真的買大,會不會開細,下回分解。


相關文章

本週熱點

最新文章